嘘,别说话,让我们一起听听歌

文/小易娱乐 雷哥 

南方的三月总是春雨绵绵。

有点恼人,有多少像重生前的那点宁静。

倘若不出门,就这样坐在屋子的窗边,阳台,或者午夜的小酒馆里,看着外面世界的雨,应该来首歌才足以称得上是美好。

那,今天,不谈八卦,不谈实事,不聊电影不说书。

就听歌。

在此之前,允许我再啰嗦介绍一下。

如果你对20世纪60年代有所听闻,一群长头发,大胡子,衣着鲜艳、怪异的人一定会给你留下深刻印象——但是,外表并不是嬉皮士的全部特征,摇滚乐也是他们的重点改造对象:音乐嬉皮士们一边服用LSD,另一只手上也不闲着——他们捣拾身边所有的发声物体,从吉他到合成器,从MIDI到电影原声,创造出一种和他们精神状态一致的音乐——迷幻、失真、放肆而不生冷,像是某种夹杂着大段solo的布鲁斯。

嬉皮运动孕育出迷幻摇滚,迷幻摇滚迅速长成为嬉皮起舞时候的背景乐。

其中,迷幻药之王LSD是嬉皮狂欢作乐的标配之一。

在六十年代末的迷幻摇滚圈,代表性人物之一是吉他手Jimi Hendrix。

也就是今天我要推荐的这个歌单的主人。

Jimi Hendrix。

被公认为整个西方摇滚乐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吉他手。

他的一生很短,留下的东西也不多。

但如果你不会品味,永远不要评价他,因为你很可能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候为自己以前的话感到羞愧。

他吉他弹得好到已经超越了技术层面,吉他如他第三条手臂一般成为身体的外续,而它发出的声音是难以模仿和再生的,特别在即兴段落,那是彻底灵魂出窍的状态,那火焰云雾一样的音乐正是这出窍灵魂的对应和承载。这样的音乐只有在那个时代才能出现,他的伟大也造化于那个时代——嬉皮的迷幻的摇滚盛世:青年、爱、和平、绝对自由、身体放纵、毒品、酒、花、无暴力、昙花一般固执美好的理想主义、世界大同和绝对自我……他的音乐是对那个时代丝丝入扣的歌颂、素描和纪念;他的生活、他不到30岁的生命,亦成为彼时彼刻的文化符号。

“不嗑药听迷幻觉得晦涩的要命……迷幻的妙处是每一个声音过来像个水滴,而且是变成线条飞过来,是立体的视觉。”

在他的专辑《Are You Experienced》中,有一首歌Purple Haze。

这首歌被众多歌迷视为写给 acid trip的情书。

Jimi本人给它的解释却前后不一致——

1967年1月,在Purple Haze写成之前,Jimi说Purple Haze写的是他做的一个在海底行走的梦。专辑发布后再接受采访时,却说:“Purple Haze有成千上万个词,我全都写下来了。这里潜藏着很多谜语,当你穿过这片土地你会遇到它们,我喜欢的就是描绘一些迷幻场景,比如有关海王星上的战争史。”

urple Haze

(点击听歌)

他还有一首歌叫《Red House

这是一首极为典型的慢板蓝调歌曲,Jimi的吉他弹得潇潇洒洒,收放自如。

12/8的拍子给人丰富的律动,十二小节的三句结构,和声几乎全部使用七和弦,每一句之间都穿插着即兴的吉他独奏,并与演唱结合的非常完美。从歌词来看,Red House是首伤心的爱情悲歌,这一点从歌词就可以看出:

“There's A Red House Over Yonder,That's Where My Baby Stays,Lord, There's A Red House Over Yonder,Lord, That's Where My Baby Stays

(远处有一所红色的房子,那是我的宝贝儿的所在所在之地)”

这里,Jimi描写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意境——红房子,所爱的人,Lord,似乎是西方人惯用的口气,以示诚恳;然而在这里除了让人伤心的爱情以外,几乎找不到任何宗教的味道。

当我们聆听Red House的时候,正是重温那个真实而粗犷的时代的时刻,那个充满了忧伤和痛苦的年代,那个让人们到处寻找偶像的时代,那个新的时空观念正在否定过去的年代,一个新兴的噪声美学观念的年代。

Red House

(点击听歌)

最后就奉上一份不完整的歌单。请笑纳:

对了,如果你读罢饥渴,想去淘几张迷幻碟,老司机在此安利一剂“音乐封面设计辨别指南”——Acid,Experience,drug,high,Trip,星星、天空、飞,封面元素是各种物件拼贴,颜色鲜艳,字体扭曲,很强的异域元素感,是迷幻音乐的可能性很大。

祝,周末愉快。



【本文为小易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小易网编辑中心QQ:421317453】


评论

全部评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