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辰:不再引领创新的苹果,才是正确的苹果

文|易北辰(覆盖100万读者的每日商业观察)

“创新会让世界变的更好吗?”

(一)

2007年1月9日,乔布斯拿出他的iphone手机,拨通了旧金山一家星巴克咖啡厅的电话。

“早安!”电话那头是服务员甜美的声音,“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呢?”

“我想要订 4000 杯拿铁,外带,谢谢。”乔布斯露出狡黠的微笑,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补充了一句,“不不,我只是开玩笑。打错了,再见!”

乔布斯刚挂断电话,站在他前面的一大群人立刻爆发出笑声。因为这可不是一个私下的恶作剧,乔布斯当时站在莫斯科尼会议中心(Moscone Center)的舞台,刚向全世界展示了第一代iphone手机。

( 二)

2011年10月份,在乔布斯病逝前6个星期,库克最终成为了苹果CEO。

然而,库克随后却发现,自己对于继承一个传奇人物衣钵所带来的挑战,仍然没有做好准备。“我原本就是厚脸皮,而且脸皮越来越厚了。”他说道,“在史蒂夫去世后,我才明白自己之前学到的东西,都停留在理论层面,或许说是学术层面。对于我们来说,史蒂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保护伞’。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不是我们当初关注的主要问题。我们的工作重点都放在了产品上,放在了业务运营上。他既受到了别人的赞扬,也接住了别人掷过来的长矛。但老实说,这份工作的压力超出了我的想象。”

实际上,库克在许多方面都不同于乔布斯。例如,乔布斯向来不热衷于解决社会问题。库克于1998年从康柏加盟苹果,他拥有丰富的公司运营经验,职业生涯早期曾供职于IBM。这意味着,库克在苹果并不是那种所谓的“技术专家”,并不擅长解决产品开发、设计和营销等重要事务。因此,他更像是一位信任球员的教练,而不是像乔布斯一样的幕后决策者。

正是因为库克的这种领导风格,苹果管理团队才始终保持稳定。“他从未想过要成为另一个乔布斯,他只想做好自己。”苹果互联网软件与服务的高级副总裁埃迪·库伊(Eddy Cue)这样评论库克,“他非常善于让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只是站在一定高度来把控全局,只有在必要时干涉我们的工作,而乔布斯则是事无巨细。”库伊在1989年加盟苹果。

(三)

2018年8月2日(美东时间上午11点48分),苹果市值首次突破万亿美元大关!1,000,000,000,000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全球只有16个国家GDP超过1万亿美元。如果苹果是个国家的话,其市值在全球各国GDP排名中名列第16位,超过了印尼、荷兰、土耳其、瑞士和沙特等国家。

再做个类比,深圳2017年GDP总量为2.24万亿元人民币,苹果市值相当于3个深圳的GDP;腾讯控股目前市值2.84万亿人民币,苹果市值相当于2.5个腾讯。

苹果公司受第3季财报优于预期表现激励,苹果股价出现了大幅上扬。苹果股价周三开盘大长4.3%,报199.02美元;随后股价突破200美元关口,涨幅超5%,当天上涨5.89%。

周四股价持续上涨,依据其最新调整后份,苹果公司股价收盘207.39美元,市值正好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至此,苹果公司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也是目前世界上最会赚钱,现金储备最多的公司。

(四)

2019年1月2日,科技巨头苹果公司2019年首个交易日就迎来一场“爆雷”。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致信投资人称,由于中国等市场意外放缓,预计2019财年一季度营收840亿美元,低于60天前官方指引890亿-930亿美元以及华尔街中位数预期的913亿美元;下调毛利率至38%,为官方指引区间(38%-38.5%)下限。

这是苹果公司过去20年来,首次发出下调预期警告。消息公布后,苹果一度暂停交易,恢复交易后最深跌幅达8%。截至当日收盘,苹果股价下跌7.36%,市值不足7000亿美元,已被微软的7797亿美元反超,失去保持多年的市值冠军。2018年8月2日,苹果成为全球首家市值过万亿美元的公司,过去4个月,股价跌幅已经超过30%。受苹果下调营收预期影响,苹果概念股全线受惊。1月3日亚洲股市开盘,苹果韩国供应商LG Innotek、SK海力士、三星SDI、三星电机等公司股价全线下跌,其中LG Innotek、SK海力士一度跌近4%;A股盘中,东山精密跌停,信维通信跌近5%,立讯精密大跌4%,欣旺达跌逾2%,欧菲科技、环旭电子跌近2%;港股盘中,瑞声科技、舜宇光学科技跌幅超过4%。

库克将预期下调的核心原因归咎于中美贸易摩擦,他提到,诸多因素造成公司营收不及预期,其中,包括大中华区在内的新兴市场需求不佳是重要因素,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是大中华区销量放缓的关键。

(五)

iphone改变了世界。2007年到2019年,12年的统治。4个画面,从“新生”“传承”“巅峰”“陨落”。

12年对于中国人是一个生肖轮回,一个周而复始。对于商业,对于爆款,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周期与巅峰。

苹果对于“产品改变世界”这个与世界沟通的方式,改变了无数当下的创新领袖与潮流先知。但我们不能不承认,苹果的创新力与产品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受到质疑。

但我想说,“不再引领创新的苹果,才是正确的苹果。”

第一,技术猛兽进化的太快了,科技如果不能让人们感到幸福?要快速迭代的科技何用?

显而易见,科技进化的速度太快了。太多的竞争者,太多的玩家,裹挟着时代的资源,野蛮进化。到最后,他们只是为了进化而进化,为了领先对手而进化,为了不被对手抛下而进化。

科技的本质是什么?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快速的科技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么?显然,失控的速度不能。就像汽车的发明,能让人们更快的抵达梦想,但同时,过量的向市场“倾倒”这一伟大的发明,同样带来了“拥堵”与抵达的效率降低,与污染。

手机产品与“超速科技“正在重复这一过程。

而这个时候,速度带给人们的快感与焦虑正在加速科技厂商的预期。很明显,科技厂商无法驾驭这种预期,这种焦虑一方面来自于老百姓的焦虑投射,一方面来自厂商之间的互相恶性攀比与竞争。

伟大的竞争者与创新者,不仅是速度大师,创新大师,而且必须是节奏大师。苹果必须为整个时代找到正确的节奏,以免恶性的科技创新攀比收到”时代的罚单“!

第二,科技商业遵守像人一样进化的规律

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要取得成功,必须遵守自然规律、社会规律。20到30岁的时候靠勤奋工作积累经验,30到40岁的时候,靠人脉和资源获得进化,40到50岁的时候依靠资本与管理获得人生的升华。

当苹果2007年以创新者的姿态出现时,这个惯性就开始发挥作用。就像人们希望迈克尔·乔丹,每个夜晚都能砍下69分,顺带上演几个空中折叠大灌篮。

实际上,篮球是一个团队运动,你不能忽略罗德曼与皮蓬的付出与作用。同样商业传奇是时代的产物。时势造就英雄,苹果已经是一只庞然大物,你不能指望他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扮演白衣骑士的角色,今天用ipod挑战整个音乐产业,明天像一个颠覆者改变内容产业。当一个骑士成为国王,你应该看不到他的单骑闯关的勇气与技巧。而是他为整个产业王国秩序付出的努力。

就像北辰哥昨夜读到的一篇文章启发良多,当小米的性价比策略受到粉丝追捧,友商学习之时,殊不知,采购部对于供应链的过分压榨,并不能让整个供应链系统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与迭代之中。

(六)

任何创新都应有其节奏。

当一个CEO驾驭一辆创新机器奔跑在高速路上时,请不要忘记低于90时速,你会影响后方车辆行驶,影响整个交通系统效率。当你超过120的时速,超速同样会给你留下罚单。

还记得共享单车的一地鸡毛么?

评论

全部评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