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夏秋大事记:这个时代究竟会不会娱乐至死?

文/小易娱乐 LEI (覆盖100万读者的娱乐观察)

转眼2018的8月也即将见底,到了9月,全年的3/4已谢幕,仿佛就看到这一年的尽头。

购物不需要出门、出门不需要带钱;鼓励预支消费、拼命勾引你花钱;婚姻可以走形式、交朋友靠点赞;短视频的播放量超过一部电影,摄影要凑9张图;流行与土味并存...人们都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精神可能不足以被历史铭记,无论哪种艺术门类,不再有大师、不会再有经典。这一年,人们常常说,2017年是个迅速变化的风口,娱乐至死的时代。

其实,2018似乎亦如此。

仅仅回看过去的三个月,大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人错愕。

5月29日,崔永元和范冰冰之间的一场航母加导弹级别的撕逼大战,不仅轰炸了影视圈,还成功吸引到相关部门的注意,对大小合同的事情展开了立案调查。但说到底,这件事之后,很快就被压制,被平息,被遗忘。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会因为崔永元等人因自己的电影深陷舆论漩涡而感到愧疚,我们看到的只是网上争锋相对之后,现实中的每个人依然该干嘛干嘛。普罗大众的“无所作为”,似乎真的只是“娱乐至死”的结果。

7月6日,《我不是药神》在全国的上映,再度掀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毫无疑问,这是中国电影业的一次突破,是一部罕见的通过电影镜头反映社会意义的作品,而影片所反映的问题是中国电影审查机制通常会禁止的话题,因为这些话题反映了中国现实生活中真正存在的问题。但娱乐的背后,你我都应该明白,在这世界上总有光照不到的地方,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发生。“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7月21日,比亚迪和广告人李娟之间的一场“罗生门”似的闹剧,非常赤裸裸地将广告公司和夹缝生存状态撕裂开来。吃惯群众看热闹,行里行内看门道,再加上叶茂中的败寇喧嚣,华帝成王赌赢,真可谓是一波三折看惯风轻云淡一杯浊酒喜相逢。

7月24日,公益界标杆人物被爆出了性侵丑闻。而这一事件,距离上一事件发生不过才3天。一天之后,也就是7月25日,某知名媒体人也被爆出了性骚扰女性的丑闻,还遭到当事人公开实名举报。但结果却是受害者承受羞辱、承受质疑,施暴者被人原谅、被人遗忘。每一个被指控的性侵嫌疑人,身边总是有一群跳出来为他辩护的“好兄弟”,而他们惯用的逻辑同样也是荡妇羞辱。这就是中国女性身处的舆论环境:时刻恐惧,时刻提心吊胆。你真的还能“娱乐至死”吗?

同样是7月25日,当红小生吴亦凡凭借着选秀节目中一句莫名的skrskr,引发了66万虎扑JRSPK3300万吴亦凡粉丝的战事,最后连吴亦凡亲自上阵回怼。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更多的网络大咖下场,这场仗,也越来越热闹了。说起来也有点无厘头,skr这样一个在《中国新说唱》之前听都没听过的词,却正在这个夏天里火热传播,声势直逼去年夏天的freestyle。到底是谁最skr,谁不skr?这场skr大乱斗到底是怎么爆发的?我费劲力气才搞清楚吵架这种事,往往就是这样,吵到最后都不知道架是怎么吵起来的了。

skr的意外走红,恰恰说明了一件事:从freesyle到skr,既是吴亦凡继续走红的资本,也是他沉重的负担,这场黑色幽默的大乱斗,其实也恰如这个娱乐世代的一幅素描。它生于这个时代,折射出这个时代,也被这个时代消费。所以到底是谁捧红了吴亦凡的skr?是这场吴亦凡vs虎扑的大决战吗?当然不是啊,捧红它的是它自己。亦或是,这个热爱爆款的流量时代。

8月7日,某夏令营被爆出性情幼童的恶劣事件,但人们经历了“红黄蓝”事件无果后,同款的痛苦再也没有一石激起千层浪了。

8月17日,还是单身狗的青年收到了来自国家的“恶意”。你可以不结婚,那你要缴纳单身税,你也可以不生二胎,但你承担起别人养二胎的责任,所以,麻烦一下,二胎税缴起来。

8月23日,是的,就在昨天,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谁推高了租金”讨论声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没人注意到远在杭州的一家名为鼎家的长租公寓公司宣布破产,这起破产事件有如平地惊雷,牵起人们关于金融P2P+长租公寓模式的警觉。原来P2P平台和租房中介珠联璧合,长租公寓爆仓,杭州鼎家破产,多答4000多户的租户有苦难言,有冤无处申。长租公寓,卒于2018年秋冬。

每个时代都有其独特的闪光点,就算是污点,也值得被铭记。真正的醉生梦死,是人类被剥夺了一切,甚至梦想的能力。或许绝大多数人宁愿在梦想中被剥夺一切,也不愿看到自己一无所有而怀抱梦想。

娱乐,对所有人而言不是选择,而是必需。

一方面是生存的压力:房子、车子、证书、孩子、食物、衣服、工作、父母、自我价值……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严肃、理智的对待,我们尽可能的算计投入和产出的比例,计算沉没成本边际成本,用保险和健身抵御风险,我们为所谓更好的生活去努力,希望有朝一日像王思聪那么有钱,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

你所追求的目标背后有无数个加班的日夜,有无数段失败的感情,有无数被放弃的休闲和轻松的时间,所有这些没有被排遣的情绪在面对手机上的娱乐信息、电视里的无脑韩剧、报纸上的花边新闻时一发不可收拾。世人却往往为一时的快乐而停滞不前,任凭娱乐至死控制心灵和头脑,绝不是人应有的状态和追求。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总能剥离娱乐的表象看到痛苦背后成功的意义。

身体的苦旅已经成为中产的标志,也许在未来不久的某一天,国人精神的苦旅也会成为时代的新时尚。


(文章转载及商务合作,加微信:421317453)

评论

全部评论(0

返回顶部